• 1
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鱼儿鱼儿游啊游


  1、上火车前,为了方便我把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一个好看的,并用一根闪着银光的簪子别上。

  找到座位,我松了口气。对面的男子冲我礼貌地点了点头,我回笑。“你是少数民族吗?”那男子不知为何抛出一个奇怪的问题。我调皮地反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男子指指我左手上的银镯:“银镯,银簪,你身上特有的异族风情,还有你不是从贵州上的车吗?贵州可是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。”“呵呵!”我为他的细心观察会心一笑。 

  他开始跟我摆谈少数民族的一些奇闻怪志。末了,他问起我的民族。 

  我是侗族人,我们的祖先是一个美丽的女神叫“萨神”。依山傍水,是侗族居住文化的一道独特景观。或是一脉恬静的清波,或是一路轻吟浅唱,水从一个侗寨悠悠流过又唱着欢快舞蹈着奔向另一个侗寨。 

  在侗族古歌里,水隐喻着丰收,隐喻着生存和发展,象征着幸福和未来。 

  夜幕降临时,驻足倾听,跟着不紧不慢的山风缓缓爬过几道山坎,荡过几条小涧,悠长悠长的情歌,收不住脚…… 

  他听得很认真,眼睛里也透着清澈。 

  最后,我说:“山,水,人家构成了侗家最意味深长的画。有时间,你一定要到我们侗寨去看看!”他使劲地点点头:“一定!” 

  2、一晃回到侗寨已经大半年了,虽说现代的东西什么电视、电话、电脑都已经搬进了侗寨,可侗寨依然保持着古老的模样。 

  青青的果子坠满了木窗外的果林。我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。 

  --“喂!你好!是鱼儿吗?” 

  --“你好!我是鱼儿!你是哪位?”这个男子的声音似曾相识,我认真地仔细搜索着头脑里对这个声音的所有回忆。 

  --“我是浩淼!你还记得吗?半年前跟你在火车上一起讨论少数民族的那个!”我脑海里顿时拼凑出火车上那仅有一面之缘的男子的模糊面孔。 

  --“鱼儿!我在你们侗寨门口,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你?”他的声音兴奋又急促。 

  --“啊?……”这会轮到我惊讶了,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他我的姓名,我什么时候又告诉过他我的电话,还有这来侗寨的路线? 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情感日志

分类:日志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4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8153
  • 1